做就,斡旋。

在回顧2020年的過程中,我與忽略了很久的詞語,「斡旋」,乍然重逢。 從2000年開始,世事感覺越來越混亂。我知道,理智和歷史提醒我們,現在的情況肯定不是最壞的。但當我們每刻每秒都被爭論、慌亂、矛盾、和荒誕支配時,實在很難不感到絕望。 然後,我開始想起兩個英文動詞:facilitate, mediate.。我在尋找方法,活用自己的能力,為改變現狀而出一分力。而我的強項,就是facilitate和mediate。而當我在幻想如何向香港的朋友解釋我的意願時,想到了「做就」和「斡旋」兩詞。 究竟我們還有機會回到較理智、更包容的社會環境嗎?事實很可悲,因為今天的動盪,並不是因為一小撮無知、心術不正、或心懷不軌的人所造成的。這是發生在歷史上最多人得到文明、財富、教育的時代。換言之,現在的狀況,是最理智、理論上最包容的時代的產物。那試問,我這個平凡無奇的人,憑什麼可能改變這條大洋船的航道呢?不被她的漣漪淹死就該還神了。 唉,所以啊,能對得住自己,能向我的兒女交代的唯一做法,就是盡力而為。而我這刻覺得需要嘗試的地方,就是育成一個能做就大家互相斡旋的社會。 如何去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