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我行啦。

今天把平安紙(遺屬)寫好了,人生裡其中一件麻煩事解決了。

一開始想到要解決這件事,覺得自己很有遠見。誰知身邊很多朋友和同事,都一早就安排好了。有一個同事特別厲害,她沒有結婚,家裏有三隻狗和一隻貓。她的平安紙是以她的寵物為中心,一切都是圍繞著幾隻動物來安排的。我覺得她的律師一定很能幹,這樣複雜的案例都搞得定。另外有個朋友把寫平安紙視為一個整個家庭的事情,五六個兄弟姊妹爸爸媽媽走在一起,痛苦地把他們家族的平安「地圖」編好。他說他們都覺得整個過程就好像爭遺產的預演一樣,是一個增進感情的巨型家庭活動。

現在把這件小事情搞好,心裏有一種很強烈的感受:

時日無多,我該向前衝了;一切都安排好了,我可以向前衝了。

平安紙帶給我平安。我心感覺踏實了、平靜了。

回頭看,自己的人生都過了一半,不能再隨便地活。萬一下一秒暴斃瓜柴,就連罵一聲「唔能係啊哇」的片刻都沒有。

在我的葬禮上,我不管我的親人選擇說什麼。但我希望他們不需要經歷的,就只有兩件事:

1,我不希望他們要玩treasure hunt,到處去找我的財產野兒野女微博帳戶(啊,對了,要趕緊把中學時代我寫的「親愛的日記」扔掉)。我不想他們要花精力時間處理我的身後事。對,將骨灰沖入馬桶就得啦。

2,我不想我的無為令他們要為編寫悼念詞而苦惱,「媽的,有什麼值得講的?他獨特的頭身比例?多謝他幫我們買蘋果產品和波鞋?」

所以,我要開始好好地招待光陰這個過客了。好啦,我行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