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期望就冇失望;唔食飯就唔會肥

「沒有期望,就不會失望;沒有承諾,就不會有傷害。」

「人若可以一生無欲無求,那也就沒有什麼可以傷的了自己的東西了。」

然後,塞内加又說,「This is why we say that nothing happens to the wise person contrary to their expectations.」

那麼,塞内加是否在說其實智者是有期望的嗎?問題應該不是在於該不該有期望,而什麼才是正確或有用的期望。

如果期望吃菠蘿包就會瘦,這種期望當然是失望的根源。但如果因為希望沒有失望,而決定不再進食,那最後就會餓死。生命當然可以這樣過,不過作為一隻在我們認知的現實裡生活的動物,這個看起來是一個進化論大神會斷定為懶惰、致死的一個選擇。

我其實沒有能力(又一懶惰的藉口)去考究靈魂意識、超級食物、時間空間、為何SUPREME如此昂貴等話題的真理。但無奈人到中年,在每天每刻每秒口咬香煙拿三部手機扔波波抓精靈一週兩次買三穿四的裂縫間,“What the fuck is going on”聲潺潺,無法靜止,甚至日漸澎拜,點滴變海嘯、反脂肪變心臟病。還有另外一個很實在的原因,就是因為自己不小心有了兒女,為了鞏固自己的父威,我不可以懶惰地選擇一些方便的答案:

「阿仔,你失望唔開心,唔係因為我唔買個舊膠陀螺比你,而係因為你有期望。」

「阿爸,你失望唔開心,唔係因為我搞大未成年學妹個肚,而係因為你有期望。」

期望兒子不跟未成年學妹提早延續homo sapien的DNA,這是沒用的,因為實際上,他脫不脫褲子,我控制不了。這種期望和希望李嘉誠會做我義父一樣不可靠。

更有意義的期望,是期望我對這件事有合適的反應。我們對任何事情的反應和感受,不是來自事情本身,而是我們對這些事情的看法。我可以對兒子的行為覺得很丟臉,也可以視他的行為為偉業而覺得驕傲。如何反應是我們可以控制的、值得有期望的。

同時,期望我兒子不過早成熟、不過份鹹濕,或者希望我兒子正氣凜然、再世郭靖,都是不適當的期待。因為有了這些控制不了的慾望,就等同於把自己的感情中門大開,給予痛苦紅地毯國賓級的迎接。比女飛最苦的,不是被她飛,而是希望她回來。

所以我應該期待自己努力尋找掌握我唯一能控制的-我的感受和想法,和脫離慾望的方法。

我期待自己會因為人生這個歷程的波折起伏,而練習如何反應和如何感受的自我控制能力。「啊,原來2百萬人出來叫也沒用。啊,原來這就是無助的感覺。啊,沒關係,再試,咱們野餐去!」

我期待我會學習到更多關於我自己的點滴,也期待練習我對這些領悟的反應和感受的能力。「我終於明白,有時候,基因勝於一切。身高不夠,就是不能灌籃,不管我多努力。我就是一個侏儒。That’s great! 姚明,你看,經濟艙就是我的頭等艙,嘿!」

九唔搭八圖:Sour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IKTmhY3-VM

我更期待的,是會接觸到更多的做人哲學,從斯多葛系的四大美德,到佛系的「八正道」,還有蘋果系的簡約完美。

「阿女,選擇伴侶就應該跟選擇iPhone一樣。表面的東西,如臂彎的粗幼,就像Samsung Note那指膠Pen一樣,畫蛇添足、多此一舉,純粹噪音而已,很快就會用膩。最重要是他是一個深思熟慮、有內涵、簡單明瞭的人。他的OS,是人性化的,是會保護你的隱私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