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ill We Climb” by Amanda Gorman

First, guilt and shame. I kept thinking, what the fuck am I doing in this world? Look at her! Second, unsatisfied. I wanted more. I didn’t want this to stop. I worried that this moment was forever gone, this special moment of absolute awe. Third, jealousy. Why does this kind of spectacle tend to only … Read more“The Hill We Climb” by Amanda Gorman

Year 2020, in #Fail

I attempted many things, and most of them ended in … failures. Yea I can say I learned from them, but to me, the best way to salvage those lost time is to muse about them. 1. Journaling Gosh I tried so many times- morning journals, dusk journals, bullet journals, 5 minute journals, 5 year … Read moreYear 2020, in #Fail

做就,斡旋。

在回顧2020年的過程中,我與忽略了很久的詞語,「斡旋」,乍然重逢。 從2000年開始,世事感覺越來越混亂。我知道,理智和歷史提醒我們,現在的情況肯定不是最壞的。但當我們每刻每秒都被爭論、慌亂、矛盾、和荒誕支配時,實在很難不感到絕望。 然後,我開始想起兩個英文動詞:facilitate, mediate.。我在尋找方法,活用自己的能力,為改變現狀而出一分力。而我的強項,就是facilitate和mediate。而當我在幻想如何向香港的朋友解釋我的意願時,想到了「做就」和「斡旋」兩詞。 究竟我們還有機會回到較理智、更包容的社會環境嗎?事實很可悲,因為今天的動盪,並不是因為一小撮無知、心術不正、或心懷不軌的人所造成的。這是發生在歷史上最多人得到文明、財富、教育的時代。換言之,現在的狀況,是最理智、理論上最包容的時代的產物。那試問,我這個平凡無奇的人,憑什麼可能改變這條大洋船的航道呢?不被她的漣漪淹死就該還神了。 唉,所以啊,能對得住自己,能向我的兒女交代的唯一做法,就是盡力而為。而我這刻覺得需要嘗試的地方,就是育成一個能做就大家互相斡旋的社會。 如何去做呢?

What’s Keeping Me Up At Night 😨

The 2020 election did not resolve this crisis of legitimacy. It found two Americas, very evenly divided, and at war with one another. Andrew Sullivan Our viewpoints. My wife’s and mine. The world is polarised. But I am not sure if she and I would agree on this. We are more susceptible to influence than … Read moreWhat’s Keeping Me Up At Night 😨

特朗普的實力

是日美國總統大選,全球矚目。今年,香港人對此也特別關注,皆因未來四年將會是中國在世界定位的一個重要的分水嶺。中國國力經過了幾十年的發展,成功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系之一。同時她利用她經濟方面的影響力,鞏固其國際關係,沖擊所謂的world order。 香港自回歸以來,爭論不斷。部分的人不滿共產黨對一國兩制的演繹,希望透過國際壓力對中國作出制衡,保全他們認知的香港。這次美國總統大選之所以特別受港人關注,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香港人覺得美國出現了一個願意抗衡中國的總統-特朗普。很多反共的港人特別支持特朗普。 我想提出一個思路。任何國家要制衡中國,自身必須穩健強大。世界上能與中國匹敵的大國,就只有美國,別無他國。在這場比拼,中國美國都必須要穩健強大。要美國穩健強大,美國就要內無憂、外無患。我相信這是一個大部份人都能同意的思路。 且看今日美國,內部分化,國際關係混亂。 內憂:聯邦州府關係緊張。失控的疫情反應其應變能力之弱。BLM等的社會運動等呈現嚴重的社會兩極化。 外患:國際關係不穩定。 特朗普絕對不是沒有建樹,但我們必須考量整體的情況。美國今天非常不穩定,其內憂非常耗力。而且我看不見特朗普政府有能力穩定自己的社會。 疫情之前,雖然美國股市屢創佳績,社會好像萬象皆美,但一個肺炎,就披露了美國的脆弱。特朗普政府根本沒有能力應對危機。更嚴重的,是疫情爆發後,一連串的社會危機接踵而來,另動盪不斷惡化。特朗普政府不單止沒有把握危機來鞏固其實力,反而導致其大選選情變得更糟糕,另拜登有機可乘。 試想想,如果中國真的要攻擊美國,今天的美國實在不堪一擊。這是誰的責任? 試想想,如果繼續有政黨、極左組織、州政府等,要在美國搗蛋,特朗普政府能應對嗎?我們憑什麼可以看到他們會有跟過往四年不一樣的統治技巧?理智地想,期望特朗普政府突然可以有效地維穩,如何不只是痴心妄想呢? 這不是一個政治取向的問題。這只是一個純粹關乎統治實力的問題。特朗普統治的美國,有精力和能力跟任何大國對衡嗎? 至於拜登有否這個能力?不知道。但可客觀看到的,是特朗普沒有這個能力。這是可觀察到的事實,並無其他。 Photo Credit: Patrick Semansky | 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