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之育成:一群一輝

火鳳凰一輝是一位聖鬥士。年紀老一點的會知道他的故事。他是一個會復活的英雄。但他是大配角,所以懂得欣賞他的同學就是有品味、識貨、有深度。他寡言、好打得,但最特別的是,他死過翻生後,會變得更強,所以出場唔多,出親都要死,死親都翻生,翻生後就其他人要死。

用部落來形容團隊,比較盛行。部落這個framework(思路?框架?)的確有很多值得帶團隊、活在團隊裏的人去應用。例如Tribal Leadership (https://www.amazon.com/Tribal-Leadership-Leveraging-Thriving-Organization/dp/0061251321)一書把此思路拆解,導出很多能實戰的觀點和方法,去育成高效團結正面的團隊。

而其中一個關於部落成長的要點,就是死過翻生。

2011年秋季,我們去了廈門舉辦季度全國tradeshow。龐大的會場裏共聚了所有的經銷商和我們公司所有不同的部門,共1000多人,連續一週聽產品演講、開會、看樣品、討價還價。

一個下午,其中一個日本籍客人跟同事口角,然後動手。大陸同胞仇日情緒一發不可收拾。本來只是很普遍的小事件(對,在這種壓力煲環境裏,這種小事情繁多),但很快就失控。

日本領事館投公安幫忙。幾個同事不忿,決定到公安局理論,但不受理。

三小時內,仇日情緒蔓延,突然間,30多個銷售部的同事圍堵公安局抗議。

電光火石之間,一位同事推了一個公安一下。瞬間,圍堵公安局的同事被一堆不知道從哪裡來、看似公安又似軍人的人反圍堵。推人的同事被扣留,大家知道事態不對,雞飛狗走。

之後3天,我們幾個大陸/非老外經理連續幾天沒有睡覺,活在與公安周旋、向總部報安/(leave us alone you can’t help)和控制同事情緒中。

事態的風險和難度很大。公安已經把我們全部起底:睡在酒店哪間房間、微博帳號、老婆所在地、我還沒交的電費。

公司提出不能有任何PR風險。當我們收到此指示,公安同時讓我們知道,他們知道我們剛收到此指示。同事亦覺得我此港燦夠不愛國。

最後,當然事情解決了。到今天,幾位經理談起此事時,都會緬懷這個大家關係的分水嶺。


另外一次,新產品發售,石破天驚,一天上萬個預定。店開門不久,系統打了個噴嚏,一瞬間,人龍從幾百人變成上千人。之後幾個小時,是糊塗期。我們一直的做,但沒有發現,其實事態越來越嚴重。人龍一直在加,而我們消化能力早已飽和,根本不可能把人龍都處理。

超過兩千人的人龍,從店門口延到商場旁邊的公園的外面打蛇餅。商場管理、警察、區議員都投訴情況。

有一刻,我想看看隊尾的情況。我發現從店一直到隊尾,快速跑都需要3分鐘。終於到了在一個不知道哪裡的地方的隊尾,看到上百個客人,圍著我的一個女同事理論。我當時的第一個想法「我準備被抄掉」。

之後全靠大家,做了很多違規的事情,也做了一些名留千古的決定,事情解決了。

同樣地,到了今天,很多在這家店工作的同事,都會形容當時的團隊、當天當年(是,類似的情況持續了一整年)的經歷,是最回味最有意義的。


所以,部落的育成,看起來必須要有死過翻生的經歷。當然,我們可以決定,這種經歷,是刻意造成,還是等待自然發生。所以其中一個考驗領袖的,就是如何製造經歷,帶領團隊破釜沉舟、背水一戰,育成一群火鳳凰一輝。

By the way,一輝是宇宙唯一一個說「你信唔信我死比你睇呀!」and you should really take it seriously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