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古佬? 旁述員?Narrator? Storyteller?

Source: http://www.bbcamerica.com/shows/planet-earth/specials/episode-04-planet-earth-incredible-families

神級嘅教練、神級領隊領隊,具有另一種能力,就係為佢哋嘅學生、佢哋嘅團隊,做旁述員。唔單止係做Storyteller,而係做Narrator。

一個團隊或者係一個人,要到終極嘅level 99,必須要擁有強大、歷練嘅自學、自我應變/調整能力。踢波踢到最後15分鐘,突然俾人連入兩球,教練可以換戰術、調動人員,嘗試改變戰況。更理想嘅係團隊自己淡定應變,自我調整,突破困境。而要鍛鍊自我學習能力,就必須先有自我觀察嘅能力。

當局者迷

但實際上,當一個人或者一個團隊經歷緊一啲事情、打緊場波、做緊一個project、開緊一個會議、溝緊條仔、經歷緊人生大改變嘅時候,都未必有能力同埋時間,去好客觀咁觀察同理解件事。當一個人連續100個鐘頭集中晒佢所有嘅精力,去program個新porn app嘅haptic feedback mechanism,之後公司求VC攞funding敗北,佢未必可以理解,公司攞唔攞到funding,同佢點樣設計個app嘅震動力度究竟有冇任何關係。

又或者你管嘅幾間分店嘅店舖經理,日復日咁埋頭苦幹,慢慢將佢哋舖頭嘅服務水平改善。但係佢哋未必可以喺開weekly meetings時,清楚回顧每一步改變嘅細節。

所以除咗宏觀觀察嘅能力,缺乏時間同埋角度去客觀地宏觀地睇事情,亦係一個問題。游緊水嘅時候,又要望住池底嗰條線,又要記得四下手就要抬頭吸氣,邊有可能睇倒自己條腰彈得似唔似一隻蝦啊。

冇適當嘅空間同角度去觀察一件事,譬如以為個app震多啲就可能會有更多funding,或者以為customer service好咗係因為你日日扮熊貓鼓勵士氣,睇嘅野唔全面,誤判事情因果,都會直接影響影響一個人、團隊嘅自我學習嘅能力同效率。

所以一個旁述員,最有價值嘅地方,就係準確咁描述事情嘅來龍去脈,幫助其他人更加全面地理解件事。

睇片自戀

就好似有啲人,為咗改善自己嘅演講能力,會錄低自己,然後睇返自己(唔係自戀嗰種)。NBA球隊亦有類似嘅習慣。佢地除咗練波同舉野,另外一個練習/準備項目,就係watch tapes(睇帶)。一個NBA團隊,其實係有一隊人專門負責整比賽片段比啲教練同埋球員睇。佢哋會睇對手嘅video,當然亦會花好多時間,睇自己嘅片,分析自己嘅表現。所以,當我地冇專人幫我地剪片製作人生highlights、冇咁嘅時間(同埋未咁變態)可以錄晒同睇番晒所有嘅會議、對話等,一個好嘅旁述,就變得更加重要。所以一個領袖,一個老闆,應該著力去為團隊做旁述,做人肉錄影機,一齊回帶睇片。

有一個Leader講過,「The role of a leader is to define reality and give hope.」。所以旁述,就係去define reality嘅其中一種方法。旁述,亦可以give hope,鼓勵眾生。伍晃榮講波,就係唔同啲、有feel啲,聽完佢嘅報導,心裡總係會多咗個分莫名嘅衝動同埋妄想,覺得自己都可以射番球世界波。BBC Planet Earth嘅narrator David Attenborough嘅勁,唔單止係可以搞到你更明白點解一隻雀要等三日先張毛鬆翼叫春。佢勁,係因為佢可以搞到你,因為得到點解一隻雀要等三日先張毛鬆翼叫春嘅知識,而覺得人生更有意義,更enlightene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