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dfully地食菠蘿包

近日跟友人聊天,談到近來火熱的mindfulness meditation。越來越多大公司、集團、教育機構、臉書分享等,都在引入和討論mindfulness。譬如在英國,他們正在討論如何把mindfulness加入所有學校的課程裡。mindfulness越來越有fad的感覺,與spark joy和keto diet並駕齊驅。

友人說,其實mindfulness,就是活在當下而已。就好像這一刻,我們兩個在蛇竇嘆下午茶,如果要mindful,其實就係食慢啲,慢慢享受個菠蘿包嘅味道。我們隨後嘗試好mindful咁咬個包,感受一下豬油、麵粉和糖如何在我們的舌頭上交配。

當我好mindfully地體驗了mindfulness meditation (內觀靜坐)一段時間之後,我的體會多了一丁點:活在當下或放慢速度,可能可以幫助集中觀察舌頭感覺菠蘿包的感受。但實際上似乎複雜很多。。。

靜坐方式其實有很多種類,mindfulness meditation,或insight meditation,只是其中一種。其他還有concentration、transcendental、mantra、metta、yada yada yada。而所謂mindfulness,是最近最流行最濫最潮的靜坐方式。那這些所有不同的靜坐方式,究竟分別在哪裡,用處在哪裡?我也搞不懂,所以我決定要用嘆菠蘿包去對比一下、體驗一下。

Metta 慈心觀:

「菠蘿包啊,你可以快樂,你可以健康,你可以平靜….」

Transcendental 超覺/mantra 口頭禪:

「菠蘿包菠蘿包菠蘿包菠蘿包菠蘿包菠蘿包菠蘿包….」

Concentration/Samatha 止禪:

「只有菠蘿包。」

Mindfulness/insight/Vipassana 觀禪:

「啊,這是豬油、糖和麵粉在舌頭上共舞的感覺。啊,我覺得好味只是一個思想;我覺得好享受只是一個情緒;我想多咬一口只是一個慾望。這思想、情緒和慾望,飄進我的意識,輕輕的來,輕輕的走,從來就是無常。我的意識,就是一個讓一切暫待的中途站。所以嘗試滿足無常的、嘗試挽留過客,只會帶來痛苦,只會持續不滿足。我,可以選擇如何處理這個思想和情緒和慾望。我可以讓它們支配我;我可以望著它們離開。我其實不是在吃菠蘿包。菠蘿包其實不存在。我,也不存在。」

Leave a Comment